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
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
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劉永富出席新聞發布會介紹扶貧成就與經驗

時間:2019-09-27 18:19:48來源:國務院扶貧辦作者: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038.jpg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

劉永富簡要介紹情況

創造中國歷史上的減貧奇跡

再過幾天,中國人民將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自力更生、奮發圖強、改革創新、接續努力,在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消除農村絕對貧困,走出一條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創造中國歷史上的減貧奇跡。

新中國成立前,國家積貧積弱,人民一貧如洗。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秉持以人民為中心理念,發揮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把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作為矢志不渝的奮斗目標。

一是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施改革開放,保持經濟健康平穩發展,為大規模減貧奠定堅實物質基礎;

二是堅持把扶貧開發納入國家總體發展戰略,分階段明確減貧目標和扶貧標準,制定專項規劃,開展大規模扶貧行動;

三是堅持開發式扶貧方針,改善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的生產生活條件,提升自我發展能力,發展生產,增加收入;

四是堅持精準方略,普惠和特惠相結合,在促進農村、農業、農民發展的過程中,對貧困人口格外關愛,實施特惠政策,做到分類施策、應扶盡扶;

五是堅持大扶貧格局,動員全社會共同參與,形成跨地區、跨部門、跨單位、全民參與的社會扶貧體系。

取得決定性進展和重大歷史性成就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明確了脫貧攻堅的目標任務,這就是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確定了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基本方略,出臺一系列超常規的政策舉措,建立脫貧攻堅的制度體系。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率領下,形成了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抓扶貧、全黨合力促攻堅的生動局面。經過6年多的不懈努力,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和重大歷史性成就。

一是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成效顯著,農村貧困人口大幅減少,即將消除農村絕對貧困。按照我國農村現行扶貧標準,2013-2018年,我國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8000多萬人,每年減貧人數都保持在1200萬以上,貧困發生率從10.2%下降到1.7%。832個貧困縣,已脫貧摘帽436個。

二是貧困地區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貧困地區呈現出新的發展局面。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投入大量增加,發展能力明顯增強,特色優勢產業迅速發展,生態環境顯著改善,貧困群眾生活質量穩步提升。貧困縣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速高出全國平均水平2個多百分點,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高出全國農村平均水平2.3個百分點,發展差距逐步縮小。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偉大實踐中,農村基層黨組織凝聚力和戰斗力顯著增強,農村基層治理能力和管理水平明顯提高,黨群干群關系不斷改善,人民群眾獲得感明顯提升,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進一步鞏固。

三是中國減貧加速了世界減貧進程,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了中國方案。中國是最早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發展中國家,有組織有計劃大規模的扶貧開發,尤其是精準扶貧方略的實施,走出了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為全球減貧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絕對貧困問題將得到歷史性解決

預計到今年底,全國95%左右現行標準的貧困人口將實現脫貧,90%以上的貧困縣將實現摘帽,再經過2020年一年的努力,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絕對貧困問題將得到歷史性解決。我們將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盡銳出戰,攻堅克難,打贏脫貧攻堅戰,迎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一歷史時刻的到來!

劉永富回答記者提問“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125.jpg

中國監察報記者:

請問劉永富主任,如何避免數字脫貧、虛假脫貧,以及如何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這兩年全國“兩會”期間,劉主任重點談到整治扶貧領域的腐敗和作風問題,那么現在您覺得整治效果怎么樣?在哪些方面還需要進一步加大力度?

劉永富:關于防止數字脫貧、虛假脫貧:

一是要扶真貧、真扶貧。扶的是真正的窮人,脫的是真正達到了脫貧標準的人。這就要求我們做到“三實”,即扶貧工作務實、幫扶過程扎實、脫貧結果真實。

二是嚴格退出標準和程序,并且要進行嚴格的考核評估,是不是達到了脫貧的標準,退出是不是符合程序,要做好評估,數字是要核實的,社會是要公認的,結果是要真實的。

三是對搞數字脫貧、虛假脫貧的,發現一起及時糾正一起,對情節嚴重的實行問責。這是我們防止數字脫貧、虛假脫貧方面做的工作。這幾年下來,應該說還是有成效的。

關于鞏固成果:

第一,還是要保證脫貧的真實。

第二,脫貧以后要穩定現行的扶貧政策,扶上馬送一程。

第三,要從長遠著手,發展產業,增加就業,增加收入,讓脫貧有可持續的能力。

第四,對返貧的和新發生的貧困人口及時納入進行幫扶。由于一些意外事件,包括災害、疾病等,一部分人返貧或者新發生一部分貧困人口,這是必然的。所以我們在每年工作中都要動員基層進行核查。這幾年返貧的人數已經從2016年的60萬人左右降到目前的10萬人以內,新發生的貧困人口從100多萬人減到10萬人以內。這些措施執行下來還是有效果的。

關于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建設:

脫貧攻堅是來不得假、來不得虛的,更不能搞腐敗,必須有嚴實的作風才能把這項工作做好。所以中央將2018年作為扶貧領域作風建設年,開展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把脫貧攻堅責任落實到位、政策落實到位、工作落實到位。現在總體上看進展是順利的,效果是明顯的,社會上對基層扶貧干部的作風和能力是認可的。當然,這里面仍然有一部分作風不實的幫扶干部,該換的換、該撤的撤、該批評教育的批評教育,對這些問題突出的,每年全國都有幾萬人受到一些批評教育甚至組織處理。另外,對表現好的提拔重用,建立正確的用人導向。

總體上看,現在扶貧領域的腐敗問題是越來越少,比如說違規資金從2013年的15.7%下降到現在的1%以下,處理的人數也少了。還有我們廣大扶貧干部,特別是基層扶貧干部為脫貧攻堅作出了重大貢獻,他們不僅是作風好、工作實,有的甚至付出了鮮血和生命。到今年6月底,全國犧牲在扶貧崗位上的一共有770多人。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133.jpg

日本讀賣新聞記者:

目前全國脫貧攻堅戰的焦點在于為了可持續發展而促進農民的創業,我也采訪過一些推動的新產業,但是可以看得出來有些農民沒有專業知識,實行起來沒有那么簡單。請問目前在全國各地推動的新產業發展有多大規模?能否提供具體的數據。另外對于這些新產業今后的發展有何展望?

劉永富:

不管是農民的創業還是貧困人口通過發展產業來脫貧,都會碰到很多困難和問題,難度還是挺大的。因為有些貧困人口比如搞養殖,養羊、養牛、養豬得病了、死掉了,種果樹,不會防病防蟲,不會施肥剪枝疏果,所以效果不好。針對這些情況我們有這么幾條措施:

一是培訓。組織貧困人口進行培訓,提升他們的技能。采取現場培訓,不是課堂培訓,提升技能、能力的同時,也轉變觀念、培養市場意識。我們注意到,一般貧困戶即使培訓了,也只能操作,很難辦起企業。因此,我們就注重培訓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我們計劃在全國12萬個貧困村,脫貧攻堅期內培育四五十萬帶頭人,現在已經培訓了30多萬人,這些帶頭人培訓以后就可以組織貧困戶參與到產業發展當中來。

二是支持貧困人口的創業政策。比如說貧困戶想創業搞產業,但沒有啟動資金,那么政府就給他發放5萬元以下3年以內、免抵押、免擔保、基準利率放貸、扶貧資金貼息、縣建風險基金的扶貧小額信貸。現在已經在全國1400多萬貧困戶中發放了5800多億元,基本上近半數的貧困戶獲得了貸款支持。

三是引導。宣傳推介一些先進經驗,讓貧困戶就近學習,用身邊的先進來引導他們。同時,回引一些本土人才。總之,我們要在發展產業的過程中把貧困人口帶動起來,在全民創業的過程中把培訓貧困人口和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作為工作的一個重點來做。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141.jpg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

我想問劉永富主任一個問題,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使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今年4月份習近平總書記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作出專門部署,想請劉主任給我們介紹一下目前這項工作的進展情況。

劉永富:

“兩不愁三保障”是貧困人口脫貧的核心指標,這次脫貧攻堅要解決的是絕對貧困問題,標準有三個方面。一是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4000塊錢左右。二是“兩不愁”,不愁吃、不愁穿,包括飲水安全。三是“三保障”,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這是我們這次消除絕對貧困的標準,如果達不到這個標準,不僅影響脫貧攻堅質量,而且也可以說沒完成任務。所以要特別注意防止工作中出現死角。在今年4月重慶座談會以后,我們主要做了這么幾點:

一是堅持標準。既不能拔高,脫離國情、超越國情,又不能降低標準,影響質量和群眾的獲得感。這個標準具體是什么呢?義務教育有保障,就是九年制義務教育的適齡兒童、少年要有學上、能上學、上學方便,不失學輟學。基本醫療有保障,就是參加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得了常見病、慢性病,在縣、鄉、村三級醫療機構得到及時治療,看得上病、看得起病。住房安全有保障,就是對農戶特別是貧困戶的住房都要進行鑒定。現在我們國家有危房的標準,ABCD四類,AB是安全的,C是要維修的,D是要重建的。飲水安全有保障,就是有水喝,喝上安全的水。當然,各地還可以進一步細化。

二是明確了責任。中央統籌,主要體現的是中央的主管部門要負起責任,要指導本行業解決這方面的問題。省負總責,就是省里細化標準,制定方案,市縣兩級組織實施,逐村逐戶逐人逐項銷號。

三是摸底解決。今年4月以來,全國進行了全面排查,“兩不愁三保障”里面,存在義務教育輟學的、看不上病的、住危房的和飲水不安全問題的共500多萬人,有一部分是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有一部分是建檔立卡之外的。這個數字還是不完全的統計,截至目前已經解決了300多萬人,還有170多萬人沒有解決,這170多萬人將在今年年底前基本解決。現在大體的進展情況就是這樣的。

經濟日報融媒體記者: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問題一直倍受關注,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曾對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提出明確要求,能否介紹一下如今這項工作的進展情況和下一步的安排?

劉永富:

深度貧困問題是千百年來形成的,原因非常復雜。前幾輪的扶貧都沒有把深度貧困地區最后攻下來,這一次能不能攻下來關系到脫貧攻堅戰能不能打贏,是一個難題,我們講攻城拔寨主要就是講這個,我們一定要防止深度貧困地區拖后腿。

一是明確工作思路。按照總書記的指示和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中央重點支持解決“三區三州”,即西藏、四省藏區、新疆南疆地區和四川涼山、云南怒江、甘肅臨夏,各個省解決好自己區域內的深度貧困問題,中央各個部門要在政策支持、工作指導等方面,包括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中央單位定點扶貧工作都要支持深度貧困地區的脫貧攻堅,明確了這么一個工作思路。

二是確定深度貧困地區。“三區三州”是明確的,“三區三州”外,還有相當一部分深度貧困地區,比如云南昭通、貴州畢節這樣的地方,各省再找出來,以市或者以縣為單位,根據資源和實際編制脫貧攻堅的實施方案。

三是加大支持力度。深度貧困地區自身加大工作力度,中央和省級層面加大幫扶人員選派和資金的投入。比如涼山,四川省就從涼山州外的地方,在省內調劑了5700人到涼山駐村幫扶。再比如說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的支持,去年新增了200億,120億用到了“三區三州”,占60%;今年新增了200億,135億用到了“三區三州”,65%用到了“三區三州”,加大了支持的力度。

應該說這么下來以后,成效還是比較明顯的。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方案得到了較好的實施,進度都超過計劃。比如在資金的投入方面,到目前為止已經接近80%的資金到位了,這是三年的計劃,我們還有一年多的時間,但接近80%的資金都到位了。去年“三區三州”有305萬貧困人口,去年一年就減少了133萬人,還剩172萬人。去年“三區三州”的貧困發生率下降速度比中西部快3.3個百分點,高了一倍。

下一步,我們不能放松,深度貧困地區仍然是重點,要繼續保持這個力度,對進度慢的地方要掛牌督辦。

責任編輯朱峰
標簽扶貧要聞    
0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劉永富出席新聞發布會介紹扶貧成就與經驗

時間:2019-09-27 18:19:48

來源:國務院扶貧辦

作者: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038.jpg

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

劉永富簡要介紹情況

創造中國歷史上的減貧奇跡

再過幾天,中國人民將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自力更生、奮發圖強、改革創新、接續努力,在人口最多的發展中國家消除農村絕對貧困,走出一條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創造中國歷史上的減貧奇跡。

新中國成立前,國家積貧積弱,人民一貧如洗。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秉持以人民為中心理念,發揮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把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作為矢志不渝的奮斗目標。

一是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施改革開放,保持經濟健康平穩發展,為大規模減貧奠定堅實物質基礎;

二是堅持把扶貧開發納入國家總體發展戰略,分階段明確減貧目標和扶貧標準,制定專項規劃,開展大規模扶貧行動;

三是堅持開發式扶貧方針,改善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的生產生活條件,提升自我發展能力,發展生產,增加收入;

四是堅持精準方略,普惠和特惠相結合,在促進農村、農業、農民發展的過程中,對貧困人口格外關愛,實施特惠政策,做到分類施策、應扶盡扶;

五是堅持大扶貧格局,動員全社會共同參與,形成跨地區、跨部門、跨單位、全民參與的社會扶貧體系。

取得決定性進展和重大歷史性成就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指標,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明確了脫貧攻堅的目標任務,這就是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確定了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基本方略,出臺一系列超常規的政策舉措,建立脫貧攻堅的制度體系。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率領下,形成了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抓扶貧、全黨合力促攻堅的生動局面。經過6年多的不懈努力,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和重大歷史性成就。

一是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成效顯著,農村貧困人口大幅減少,即將消除農村絕對貧困。按照我國農村現行扶貧標準,2013-2018年,我國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8000多萬人,每年減貧人數都保持在1200萬以上,貧困發生率從10.2%下降到1.7%。832個貧困縣,已脫貧摘帽436個。

二是貧困地區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貧困地區呈現出新的發展局面。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投入大量增加,發展能力明顯增強,特色優勢產業迅速發展,生態環境顯著改善,貧困群眾生活質量穩步提升。貧困縣國內生產總值年均增速高出全國平均水平2個多百分點,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高出全國農村平均水平2.3個百分點,發展差距逐步縮小。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偉大實踐中,農村基層黨組織凝聚力和戰斗力顯著增強,農村基層治理能力和管理水平明顯提高,黨群干群關系不斷改善,人民群眾獲得感明顯提升,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進一步鞏固。

三是中國減貧加速了世界減貧進程,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了中國方案。中國是最早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的發展中國家,有組織有計劃大規模的扶貧開發,尤其是精準扶貧方略的實施,走出了中國特色扶貧開發道路,為全球減貧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絕對貧困問題將得到歷史性解決

預計到今年底,全國95%左右現行標準的貧困人口將實現脫貧,90%以上的貧困縣將實現摘帽,再經過2020年一年的努力,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絕對貧困問題將得到歷史性解決。我們將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盡銳出戰,攻堅克難,打贏脫貧攻堅戰,迎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這一歷史時刻的到來!

劉永富回答記者提問“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125.jpg

中國監察報記者:

請問劉永富主任,如何避免數字脫貧、虛假脫貧,以及如何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這兩年全國“兩會”期間,劉主任重點談到整治扶貧領域的腐敗和作風問題,那么現在您覺得整治效果怎么樣?在哪些方面還需要進一步加大力度?

劉永富:關于防止數字脫貧、虛假脫貧:

一是要扶真貧、真扶貧。扶的是真正的窮人,脫的是真正達到了脫貧標準的人。這就要求我們做到“三實”,即扶貧工作務實、幫扶過程扎實、脫貧結果真實。

二是嚴格退出標準和程序,并且要進行嚴格的考核評估,是不是達到了脫貧的標準,退出是不是符合程序,要做好評估,數字是要核實的,社會是要公認的,結果是要真實的。

三是對搞數字脫貧、虛假脫貧的,發現一起及時糾正一起,對情節嚴重的實行問責。這是我們防止數字脫貧、虛假脫貧方面做的工作。這幾年下來,應該說還是有成效的。

關于鞏固成果:

第一,還是要保證脫貧的真實。

第二,脫貧以后要穩定現行的扶貧政策,扶上馬送一程。

第三,要從長遠著手,發展產業,增加就業,增加收入,讓脫貧有可持續的能力。

第四,對返貧的和新發生的貧困人口及時納入進行幫扶。由于一些意外事件,包括災害、疾病等,一部分人返貧或者新發生一部分貧困人口,這是必然的。所以我們在每年工作中都要動員基層進行核查。這幾年返貧的人數已經從2016年的60萬人左右降到目前的10萬人以內,新發生的貧困人口從100多萬人減到10萬人以內。這些措施執行下來還是有效果的。

關于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建設:

脫貧攻堅是來不得假、來不得虛的,更不能搞腐敗,必須有嚴實的作風才能把這項工作做好。所以中央將2018年作為扶貧領域作風建設年,開展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把脫貧攻堅責任落實到位、政策落實到位、工作落實到位。現在總體上看進展是順利的,效果是明顯的,社會上對基層扶貧干部的作風和能力是認可的。當然,這里面仍然有一部分作風不實的幫扶干部,該換的換、該撤的撤、該批評教育的批評教育,對這些問題突出的,每年全國都有幾萬人受到一些批評教育甚至組織處理。另外,對表現好的提拔重用,建立正確的用人導向。

總體上看,現在扶貧領域的腐敗問題是越來越少,比如說違規資金從2013年的15.7%下降到現在的1%以下,處理的人數也少了。還有我們廣大扶貧干部,特別是基層扶貧干部為脫貧攻堅作出了重大貢獻,他們不僅是作風好、工作實,有的甚至付出了鮮血和生命。到今年6月底,全國犧牲在扶貧崗位上的一共有770多人。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133.jpg

日本讀賣新聞記者:

目前全國脫貧攻堅戰的焦點在于為了可持續發展而促進農民的創業,我也采訪過一些推動的新產業,但是可以看得出來有些農民沒有專業知識,實行起來沒有那么簡單。請問目前在全國各地推動的新產業發展有多大規模?能否提供具體的數據。另外對于這些新產業今后的發展有何展望?

劉永富:

不管是農民的創業還是貧困人口通過發展產業來脫貧,都會碰到很多困難和問題,難度還是挺大的。因為有些貧困人口比如搞養殖,養羊、養牛、養豬得病了、死掉了,種果樹,不會防病防蟲,不會施肥剪枝疏果,所以效果不好。針對這些情況我們有這么幾條措施:

一是培訓。組織貧困人口進行培訓,提升他們的技能。采取現場培訓,不是課堂培訓,提升技能、能力的同時,也轉變觀念、培養市場意識。我們注意到,一般貧困戶即使培訓了,也只能操作,很難辦起企業。因此,我們就注重培訓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我們計劃在全國12萬個貧困村,脫貧攻堅期內培育四五十萬帶頭人,現在已經培訓了30多萬人,這些帶頭人培訓以后就可以組織貧困戶參與到產業發展當中來。

二是支持貧困人口的創業政策。比如說貧困戶想創業搞產業,但沒有啟動資金,那么政府就給他發放5萬元以下3年以內、免抵押、免擔保、基準利率放貸、扶貧資金貼息、縣建風險基金的扶貧小額信貸。現在已經在全國1400多萬貧困戶中發放了5800多億元,基本上近半數的貧困戶獲得了貸款支持。

三是引導。宣傳推介一些先進經驗,讓貧困戶就近學習,用身邊的先進來引導他們。同時,回引一些本土人才。總之,我們要在發展產業的過程中把貧困人口帶動起來,在全民創業的過程中把培訓貧困人口和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作為工作的一個重點來做。

微信圖片_20190927182141.jpg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

我想問劉永富主任一個問題,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使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今年4月份習近平總書記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作出專門部署,想請劉主任給我們介紹一下目前這項工作的進展情況。

劉永富:

“兩不愁三保障”是貧困人口脫貧的核心指標,這次脫貧攻堅要解決的是絕對貧困問題,標準有三個方面。一是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4000塊錢左右。二是“兩不愁”,不愁吃、不愁穿,包括飲水安全。三是“三保障”,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保障。這是我們這次消除絕對貧困的標準,如果達不到這個標準,不僅影響脫貧攻堅質量,而且也可以說沒完成任務。所以要特別注意防止工作中出現死角。在今年4月重慶座談會以后,我們主要做了這么幾點:

一是堅持標準。既不能拔高,脫離國情、超越國情,又不能降低標準,影響質量和群眾的獲得感。這個標準具體是什么呢?義務教育有保障,就是九年制義務教育的適齡兒童、少年要有學上、能上學、上學方便,不失學輟學。基本醫療有保障,就是參加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得了常見病、慢性病,在縣、鄉、村三級醫療機構得到及時治療,看得上病、看得起病。住房安全有保障,就是對農戶特別是貧困戶的住房都要進行鑒定。現在我們國家有危房的標準,ABCD四類,AB是安全的,C是要維修的,D是要重建的。飲水安全有保障,就是有水喝,喝上安全的水。當然,各地還可以進一步細化。

二是明確了責任。中央統籌,主要體現的是中央的主管部門要負起責任,要指導本行業解決這方面的問題。省負總責,就是省里細化標準,制定方案,市縣兩級組織實施,逐村逐戶逐人逐項銷號。

三是摸底解決。今年4月以來,全國進行了全面排查,“兩不愁三保障”里面,存在義務教育輟學的、看不上病的、住危房的和飲水不安全問題的共500多萬人,有一部分是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有一部分是建檔立卡之外的。這個數字還是不完全的統計,截至目前已經解決了300多萬人,還有170多萬人沒有解決,這170多萬人將在今年年底前基本解決。現在大體的進展情況就是這樣的。

經濟日報融媒體記者: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問題一直倍受關注,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曾對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提出明確要求,能否介紹一下如今這項工作的進展情況和下一步的安排?

劉永富:

深度貧困問題是千百年來形成的,原因非常復雜。前幾輪的扶貧都沒有把深度貧困地區最后攻下來,這一次能不能攻下來關系到脫貧攻堅戰能不能打贏,是一個難題,我們講攻城拔寨主要就是講這個,我們一定要防止深度貧困地區拖后腿。

一是明確工作思路。按照總書記的指示和黨中央國務院的部署,中央重點支持解決“三區三州”,即西藏、四省藏區、新疆南疆地區和四川涼山、云南怒江、甘肅臨夏,各個省解決好自己區域內的深度貧困問題,中央各個部門要在政策支持、工作指導等方面,包括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中央單位定點扶貧工作都要支持深度貧困地區的脫貧攻堅,明確了這么一個工作思路。

二是確定深度貧困地區。“三區三州”是明確的,“三區三州”外,還有相當一部分深度貧困地區,比如云南昭通、貴州畢節這樣的地方,各省再找出來,以市或者以縣為單位,根據資源和實際編制脫貧攻堅的實施方案。

三是加大支持力度。深度貧困地區自身加大工作力度,中央和省級層面加大幫扶人員選派和資金的投入。比如涼山,四川省就從涼山州外的地方,在省內調劑了5700人到涼山駐村幫扶。再比如說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的支持,去年新增了200億,120億用到了“三區三州”,占60%;今年新增了200億,135億用到了“三區三州”,65%用到了“三區三州”,加大了支持的力度。

應該說這么下來以后,成效還是比較明顯的。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方案得到了較好的實施,進度都超過計劃。比如在資金的投入方面,到目前為止已經接近80%的資金到位了,這是三年的計劃,我們還有一年多的時間,但接近80%的資金都到位了。去年“三區三州”有305萬貧困人口,去年一年就減少了133萬人,還剩172萬人。去年“三區三州”的貧困發生率下降速度比中西部快3.3個百分點,高了一倍。

下一步,我們不能放松,深度貧困地區仍然是重點,要繼續保持這個力度,對進度慢的地方要掛牌督辦。

責任編輯:朱峰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
專題專欄
關于我們|網站介紹|管理團隊|歡迎投稿|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主管: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中國扶貧》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太陽宮北街1號共濟大廈12層 郵編:100028 熱線電話:(010)84158625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扶貧網:XXX(署名)”除與中國扶貧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使用,違者必究。如需使用,請與我們聯系。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扶貧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京ICP備18061949號—1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主管: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中國扶貧》雜志社 中國扶貧網
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好运彩3d 排三和值公式 北京赛车 白小姐论坛一码论坛白小姐 北京11选5彩票助手 微信捕鱼明星 湖北30选5几点开奖 青海11选5全天开奖号码 网球比分可以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