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
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
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到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區和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察右后旗抽查評估

時間:2019-07-12 08:47:00來源:中國扶貧網作者:王健任

近日,10家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組成的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分赴中西部2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60個縣,正式開展2018年貧困縣退出抽查工作。

7月7-11日,《中國扶貧》記者前往此次被抽查評估縣(區、旗)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區和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察右后旗,采訪抽查評估工作。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656.jpg

7日晚10點,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南昌大學的“學生娃”正在整理材料

又和“學生娃”見面了!

烈日下,我們驚喜地發現,朝氣蓬勃的“學生娃”變了,在評估工作中變得更接地氣,更加“老練”了。

但部分基層干部還是信不過這些“學生娃”:脫貧攻堅這項如此繁重復雜和艱巨,讓這些“未出茅廬”的“學生娃”評估,不是“外行”評內行嗎?評估結果能夠客觀公正嗎?

在一些地方,出現了“外行評內行,內行心慌慌”的情況,“部分地區花費大量時間精力迎評迎檢”的消息不絕于耳。

帶著這些熱點問題,我們走進評估抽查現場,為大家尋找答案。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04.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河北師范大學的“學生娃”入戶走訪


“外行”能否評內行?

有不少人疑問,貧困縣退出抽查為何要委托給第三方?

“上級評下級,自己評自己”的檢驗驗收,是否能杜絕有些地方“渾水摸魚”,是否能“確保脫貧攻堅成效經得起實踐和歷史的檢驗”,是否能讓群眾、社會甚至全世界信服?這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因此,第三方評估,是對貧困群眾負責,對黨和國家負責。這,彰顯了習近平總書記的為民情懷,彰顯了黨和國家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的信心,彰顯了各級黨委政府“全面小康不落一人”的底氣。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08.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組長劉建生(中)入戶走訪

那么評估工作難不難?


2018年貧困縣退出抽查,“學生娃”需要評估抽查什么?

7月2日,在國務院扶貧辦于舉行的2018年脫貧摘帽縣抽查工作新聞發布會上,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夏更生介紹,抽查內容聚焦三個方面,即退出程序的規范性、退出標準的準確性和退出結果的真實性。

對于干部來說,脫貧攻堅工作復雜:圍繞貧困群眾“兩不愁三保障”,建檔立卡、圍繞“五個一批”“六個精準”因戶施策,精準脫貧……每一項工作都極其艱巨復雜。


評估工作不難——

扶貧工作復雜,成效卻直接明了:群眾能不能吃得飽,看看糧倉就知道;群眾能不能穿得暖,打開衣柜就明了;群眾住房是否有保障,繞著房子轉一圈看看;群眾收入是否增加,拿出折子查一查……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13.jpg


干部從事的是“艱巨復雜”的工作,群眾享受的是“直接明了”的成效。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17.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組長趙小蘭入戶走訪

同時,評估標準就是各項扶貧政策的要求規定,評估方式國務院扶貧辦已經專門研究制定。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21.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隊員入戶走訪

評估工作也難——

此次抽查工作需要抽省市縣三級貧困縣退出相關材料、省級專項評估檢查工作方案、省級評估檢查數據和調查問卷、與部分縣鄉村干部座談訪談、抽60個縣每縣約1000戶開展入戶調查……

“并且評估內容里有‘主觀部分’和‘客觀部分’。”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自治區組組長,河北師范大學法政與公共管理學院黨委書記、院長趙小蘭說,評估“客觀部分”只需要對照評估標準,而評估“主觀部分”時,就需要發揮評估隊伍的專業性了。“專業性不僅體現在學生的農業、經濟、統計等學科專業上,還體現在對扶貧政策及工作的熟悉上,體現在隊伍經過專業訓練,能夠從地方政府及群眾提交的‘主觀部分’工作中,快速準確客觀地評估出真實信息。”

“學生娃“是否是評估“外行”?

這些“學生娃”已經久經考驗了。

此次第三方評估機構都多次承擔過國家脫貧攻堅第三方評估任務。2331人的第三方評估人員中,評估專家246人,占10.55%,他們熟悉脫貧攻堅政策,了解農村情況,評估經驗豐富;評估人員2085人,他們大多為碩士和博士研究生,參加過脫貧攻堅第三方評估的占50%以上。


自2016年5月以來,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組長、南昌大學第三方評估中心主任、江西扶貧發展研究院院長劉建生帶領南昌大學江西扶貧發展研究院評估團隊共參加團隊承接4次國家績效評估,4次國家貧困縣退出評估,2次省級貧困縣退出評估,3次江西省績效評估,累計評估130個縣(市)。

這些“學生娃”已經千錘百煉了。

“我們經過了多層次、多領域的嚴格培訓。”劉建生介紹,培訓內容包括熟悉精準扶貧的方針政策,掌握評估的原則和流程,分析評估中經常遇到的問題、難題;掌握評估問卷培訓;調研區域省情、縣情培訓,結合評估區域的情況,對該地區的貧困現狀、出臺的政策文件、經濟發展水平、種植業發展情況、外出務工就業等情況進行培訓;訪談技巧及禮儀培訓;操作小組場景模擬培訓……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26.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隊員的方言培訓材料

察右后旗扶貧干部介紹,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自治區組到達察右后旗后,還專門請當地干部培訓學習地方方言,“熟悉地方方言很重要,比如當問這里的群眾幫扶干部怎么樣時,有的用方言回答‘不賴’時,外地人容易聽成‘不來’。”趙小蘭說,不能因為各方面原因而造成評估結果的不準確。

培訓結束后,“學生娃”還要經過筆試面試等環節,“能加入評估組的學生,都是過五關斬六將過來的。”劉建生介紹。

這些“學生娃”已經扎根土地了。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30.jpg


“學生娃”的午休

“這些‘學生娃’不知道累。”這是云州區扶貧辦一位干部對“學生娃”的深刻印象。“不怕風吹日曬,不顧饑飽冷暖,這些孩子們了不起!”這位干部說,這些孩子們充滿稚氣卻不嬌氣,有流不完的汗,使不完的勁。“這些學生不是‘外行’,這項工作,也只有‘學生娃’來完成了,因為他們有足夠的力量,有充足的耐心,有負責的態度,有專業的知識,有嚴謹的作風,有嚴格的紀律……”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36.jpg

劉建生入戶訪談



云州區接受了評估抽查的某鄉黨委書記說,“學生娃”來評估,要比“自己評自己”更為客觀準確,“會避免出現‘通病’不看,‘小病’不算,‘大病’比比看的情況。”



迎評迎檢壓力來自何處?

我們看看這次云州區是如何迎接評估抽查的。

7月9日凌晨四點,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書記張吉福帶領大同市“四大班子”便趕到云州區。不過并不是為了這次驗收評估而來,而是帶領大家到云州區黃花菜扶貧產業基地采摘黃花,與基層干部群眾共享豐收喜悅。云州區的干部大部分都參加了這次活動。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40.jpg

7月9日凌晨四點,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書記張吉福到云州區采摘黃花

難道云州區有什么秘訣迎接這次第三方評估抽查?

“工作都是平時做出來的,這次評估抽查是對我們幾年以來扶貧工作的集中檢驗評估,這些工作是能突擊準備出來的嗎?”云州區一位干部回答記者。

察右后旗接受評估的某村第一書記介紹,評估抽查組查看的材料也都是平時工作積累的,并沒有專門為這次評估抽查再準備材料。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45.jpg


原因到底出在哪?

察右后旗某鄉鎮干部說,之前,基層的各項基礎工作確實不扎實、不規范,問題重重,有的地方連扶貧手冊都沒填寫或填寫不規范,等得知評估組要來,連夜突擊。

云州區某鄉干部介紹,脫貧攻堅是一項前所未有的系統工程,之前從來沒有過,需要很多基礎性的工作,前兩年可能有些村干部認識不到位不會干,等評估組來之前想突擊完善工作,于是造成巨大壓力。

“但這幾年政策越來越明細,干部認識越來越到位,各項工作也逐步進入正軌,也都取得明顯成效。所以迎檢迎評的壓力在這兩年是不存在的。”云州區扶貧辦干部總結說,之前的迎檢壓力主要來自工作不落實,心里不踏實;平時下苦力,迎評沒壓力;工作有底氣,迎檢沒怨氣。


“剛開始工作有短板,怕人看更怕人檢。現在不一樣了,政策都落實了,工作都做了,不光是評估組,誰來檢查也不怕,村子隨便選,農戶隨便入。”云州區某村第一書記說,過去,迎評迎檢的壓力大部分都是“自找”的,現在就算評估組查出問題了自己心里也踏實,“有問題不可怕,最起碼并不是因為自己沒去做。”

這兩年的變化,評估組也切身感受到了。劉建生說,“之前評估時基層提供的材料參差不齊,入戶時也經常遇到干部阻攔等不配合入戶的情況,現在基本不會遇到了。”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50.jpg


“把青春寫在做過的大地上!”這是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隊員、南昌大學學生張小芳對參加評估工作的深刻認識,“通過走村入戶讓我意識到,作為新時代的青年,更是一名共產黨員,我們要帶著家國情懷和人類關懷,用雙腳丈量土地,走進千家萬戶,把人民利益放在心里,更高質量地完成黨和政府的囑托。”


責任編輯朱峰
標簽調研評估    
0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到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區和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察右后旗抽查評估

時間:2019-07-12 08:47:00

來源:中國扶貧網

作者:王健任

近日,10家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組成的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分赴中西部22個省(自治區、直轄市)60個縣,正式開展2018年貧困縣退出抽查工作。

7月7-11日,《中國扶貧》記者前往此次被抽查評估縣(區、旗)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區和內蒙古烏蘭察布市察右后旗,采訪抽查評估工作。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656.jpg

7日晚10點,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南昌大學的“學生娃”正在整理材料

又和“學生娃”見面了!

烈日下,我們驚喜地發現,朝氣蓬勃的“學生娃”變了,在評估工作中變得更接地氣,更加“老練”了。

但部分基層干部還是信不過這些“學生娃”:脫貧攻堅這項如此繁重復雜和艱巨,讓這些“未出茅廬”的“學生娃”評估,不是“外行”評內行嗎?評估結果能夠客觀公正嗎?

在一些地方,出現了“外行評內行,內行心慌慌”的情況,“部分地區花費大量時間精力迎評迎檢”的消息不絕于耳。

帶著這些熱點問題,我們走進評估抽查現場,為大家尋找答案。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04.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河北師范大學的“學生娃”入戶走訪


“外行”能否評內行?

有不少人疑問,貧困縣退出抽查為何要委托給第三方?

“上級評下級,自己評自己”的檢驗驗收,是否能杜絕有些地方“渾水摸魚”,是否能“確保脫貧攻堅成效經得起實踐和歷史的檢驗”,是否能讓群眾、社會甚至全世界信服?這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因此,第三方評估,是對貧困群眾負責,對黨和國家負責。這,彰顯了習近平總書記的為民情懷,彰顯了黨和國家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的信心,彰顯了各級黨委政府“全面小康不落一人”的底氣。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08.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組長劉建生(中)入戶走訪

那么評估工作難不難?


2018年貧困縣退出抽查,“學生娃”需要評估抽查什么?

7月2日,在國務院扶貧辦于舉行的2018年脫貧摘帽縣抽查工作新聞發布會上,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夏更生介紹,抽查內容聚焦三個方面,即退出程序的規范性、退出標準的準確性和退出結果的真實性。

對于干部來說,脫貧攻堅工作復雜:圍繞貧困群眾“兩不愁三保障”,建檔立卡、圍繞“五個一批”“六個精準”因戶施策,精準脫貧……每一項工作都極其艱巨復雜。


評估工作不難——

扶貧工作復雜,成效卻直接明了:群眾能不能吃得飽,看看糧倉就知道;群眾能不能穿得暖,打開衣柜就明了;群眾住房是否有保障,繞著房子轉一圈看看;群眾收入是否增加,拿出折子查一查……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13.jpg


干部從事的是“艱巨復雜”的工作,群眾享受的是“直接明了”的成效。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17.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組長趙小蘭入戶走訪

同時,評估標準就是各項扶貧政策的要求規定,評估方式國務院扶貧辦已經專門研究制定。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21.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隊員入戶走訪

評估工作也難——

此次抽查工作需要抽省市縣三級貧困縣退出相關材料、省級專項評估檢查工作方案、省級評估檢查數據和調查問卷、與部分縣鄉村干部座談訪談、抽60個縣每縣約1000戶開展入戶調查……

“并且評估內容里有‘主觀部分’和‘客觀部分’。”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自治區組組長,河北師范大學法政與公共管理學院黨委書記、院長趙小蘭說,評估“客觀部分”只需要對照評估標準,而評估“主觀部分”時,就需要發揮評估隊伍的專業性了。“專業性不僅體現在學生的農業、經濟、統計等學科專業上,還體現在對扶貧政策及工作的熟悉上,體現在隊伍經過專業訓練,能夠從地方政府及群眾提交的‘主觀部分’工作中,快速準確客觀地評估出真實信息。”

“學生娃“是否是評估“外行”?

這些“學生娃”已經久經考驗了。

此次第三方評估機構都多次承擔過國家脫貧攻堅第三方評估任務。2331人的第三方評估人員中,評估專家246人,占10.55%,他們熟悉脫貧攻堅政策,了解農村情況,評估經驗豐富;評估人員2085人,他們大多為碩士和博士研究生,參加過脫貧攻堅第三方評估的占50%以上。


自2016年5月以來,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組長、南昌大學第三方評估中心主任、江西扶貧發展研究院院長劉建生帶領南昌大學江西扶貧發展研究院評估團隊共參加團隊承接4次國家績效評估,4次國家貧困縣退出評估,2次省級貧困縣退出評估,3次江西省績效評估,累計評估130個縣(市)。

這些“學生娃”已經千錘百煉了。

“我們經過了多層次、多領域的嚴格培訓。”劉建生介紹,培訓內容包括熟悉精準扶貧的方針政策,掌握評估的原則和流程,分析評估中經常遇到的問題、難題;掌握評估問卷培訓;調研區域省情、縣情培訓,結合評估區域的情況,對該地區的貧困現狀、出臺的政策文件、經濟發展水平、種植業發展情況、外出務工就業等情況進行培訓;訪談技巧及禮儀培訓;操作小組場景模擬培訓……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26.jpg

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組隊員的方言培訓材料

察右后旗扶貧干部介紹,第三方評估抽查組內蒙古自治區組到達察右后旗后,還專門請當地干部培訓學習地方方言,“熟悉地方方言很重要,比如當問這里的群眾幫扶干部怎么樣時,有的用方言回答‘不賴’時,外地人容易聽成‘不來’。”趙小蘭說,不能因為各方面原因而造成評估結果的不準確。

培訓結束后,“學生娃”還要經過筆試面試等環節,“能加入評估組的學生,都是過五關斬六將過來的。”劉建生介紹。

這些“學生娃”已經扎根土地了。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30.jpg


“學生娃”的午休

“這些‘學生娃’不知道累。”這是云州區扶貧辦一位干部對“學生娃”的深刻印象。“不怕風吹日曬,不顧饑飽冷暖,這些孩子們了不起!”這位干部說,這些孩子們充滿稚氣卻不嬌氣,有流不完的汗,使不完的勁。“這些學生不是‘外行’,這項工作,也只有‘學生娃’來完成了,因為他們有足夠的力量,有充足的耐心,有負責的態度,有專業的知識,有嚴謹的作風,有嚴格的紀律……”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36.jpg

劉建生入戶訪談



云州區接受了評估抽查的某鄉黨委書記說,“學生娃”來評估,要比“自己評自己”更為客觀準確,“會避免出現‘通病’不看,‘小病’不算,‘大病’比比看的情況。”



迎評迎檢壓力來自何處?

我們看看這次云州區是如何迎接評估抽查的。

7月9日凌晨四點,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書記張吉福帶領大同市“四大班子”便趕到云州區。不過并不是為了這次驗收評估而來,而是帶領大家到云州區黃花菜扶貧產業基地采摘黃花,與基層干部群眾共享豐收喜悅。云州區的干部大部分都參加了這次活動。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40.jpg

7月9日凌晨四點,山西省委常委、大同市委書記張吉福到云州區采摘黃花

難道云州區有什么秘訣迎接這次第三方評估抽查?

“工作都是平時做出來的,這次評估抽查是對我們幾年以來扶貧工作的集中檢驗評估,這些工作是能突擊準備出來的嗎?”云州區一位干部回答記者。

察右后旗接受評估的某村第一書記介紹,評估抽查組查看的材料也都是平時工作積累的,并沒有專門為這次評估抽查再準備材料。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45.jpg


原因到底出在哪?

察右后旗某鄉鎮干部說,之前,基層的各項基礎工作確實不扎實、不規范,問題重重,有的地方連扶貧手冊都沒填寫或填寫不規范,等得知評估組要來,連夜突擊。

云州區某鄉干部介紹,脫貧攻堅是一項前所未有的系統工程,之前從來沒有過,需要很多基礎性的工作,前兩年可能有些村干部認識不到位不會干,等評估組來之前想突擊完善工作,于是造成巨大壓力。

“但這幾年政策越來越明細,干部認識越來越到位,各項工作也逐步進入正軌,也都取得明顯成效。所以迎檢迎評的壓力在這兩年是不存在的。”云州區扶貧辦干部總結說,之前的迎檢壓力主要來自工作不落實,心里不踏實;平時下苦力,迎評沒壓力;工作有底氣,迎檢沒怨氣。


“剛開始工作有短板,怕人看更怕人檢。現在不一樣了,政策都落實了,工作都做了,不光是評估組,誰來檢查也不怕,村子隨便選,農戶隨便入。”云州區某村第一書記說,過去,迎評迎檢的壓力大部分都是“自找”的,現在就算評估組查出問題了自己心里也踏實,“有問題不可怕,最起碼并不是因為自己沒去做。”

這兩年的變化,評估組也切身感受到了。劉建生說,“之前評估時基層提供的材料參差不齊,入戶時也經常遇到干部阻攔等不配合入戶的情況,現在基本不會遇到了。”

微信圖片_20190712174750.jpg


“把青春寫在做過的大地上!”這是第三方評估抽查組晉冀組隊員、南昌大學學生張小芳對參加評估工作的深刻認識,“通過走村入戶讓我意識到,作為新時代的青年,更是一名共產黨員,我們要帶著家國情懷和人類關懷,用雙腳丈量土地,走進千家萬戶,把人民利益放在心里,更高質量地完成黨和政府的囑托。”


責任編輯:朱峰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
專題專欄
關于我們|網站介紹|管理團隊|歡迎投稿|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主管: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中國扶貧》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太陽宮北街1號共濟大廈12層 郵編:100028 熱線電話:(010)84158626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扶貧網:XXX(署名)”除與中國扶貧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使用,違者必究。如需使用,請與我們聯系。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扶貧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京ICP備18061949號—1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主管: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中國扶貧》雜志社 中國扶貧網
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 辽宁福彩十二选五玩法 时时彩免费分析软件 河南省福利彩票3开奖结果 重庆老时时彩手机app 新时时走势 模拟大乐透摇奖机 北京快三开奖就是牛 2019年天机诗1一153期 2019北京赛走势怎么看有啥诀窍 幸运飞艇冠亚和值技巧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