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
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
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

海霞:將推普脫貧進行到底

時間:2019-04-13 11:35:02來源:中國扶貧網作者:本刊記者 周艷

微信圖片_20190413110950.jpg

“在西部一些貧困地區,很多人只要會一些普通話,就可以走出大山,去學技術、找工作,實現全家脫貧。”在2019年全國兩會首場委員通道上,這一回答迅速點燃全場。原來,是海霞委員在交“提案作業”了。這幾年她的提案一直關注“推普脫貧”,背后有哪些故事?推普如何助力脫貧?有哪些困難?帶著這些疑問,本刊記者專訪了這位新聞出版界的同行——全國政協委員、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新聞主播海霞。

《中國扶貧》:近幾年您的委員提案都與推普脫貧有關,為什么會特別關注這個話題?

海霞:由于記者新聞采訪和委員調研的需要,我去了一些貧困地區,發現一部分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落后、語言溝通不暢,可是孩子們學習普通話的能力是很強的,因為受外界干擾少、環境比較純凈,我甚至震驚于他們的想象力和學習速度。這些孩子就像一塊璞玉,需要我們用更好的教育手段去雕琢。

在喀什調研的時候,一位維吾爾族老人由于聽不懂普通話,就由旁邊上三年級的小孫女替我們做翻譯,整場溝通就出現了雙方不相望、齊齊看向小姑娘的場景。小姑娘非常高興,這種“小手拉大手”不是第一次了,平時在家里也會傳遞很多學到的知識,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推普事情很小,作用卻是全方位的,尤其是在阻斷貧困代際傳遞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邊疆地區、民族地區等一些貧困地區,學會普通話是開展教育扶貧的重要前提。學前沒有掌握好普通話,上小學后在使用國家通用教材時便會覺得吃力,一旦產生厭學情緒,無論國家有什么好政策,無論地方政府和家庭怎么去推動,都會事倍功半。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開展貧困地區控輟保學專項行動,從側面反映了貧困地區的輟學率還是比較受關注的,這就需要我們在推普脫貧上繼續努力。

《中國扶貧》:2018年,國務院扶貧辦、教育部等啟動實施了“學前學會普通話”行動,作為“學前學會普通話”形象大使,您如何看待該行動?

海霞:“學前學會普通話”的提法很有深意,既不是學好普通話,也不是學懂普通話,而是把目標定在“學會”上。從這個角度講,這項行動是非常務實的。務實還體現在“學前”的學習階段,學齡前是人一生中語言學習的“黃金期”,能極大幫助兒童形成普通話思維習慣及良好語感,將為孩子入學后掌握書面語言打下堅實基礎。

學前學會了普通話,就能共享到我國甚至全球范圍內中文所具有的巨大社會資源,這是某一個民族語言和方言所不具備的。打開學習普通話的大門,有助于開闊孩子們的視野,讓他們更好地融入社會。更長遠來看,對孩子們未來的就業也是相當有幫助的。我們在調研邊疆貧困地區職業教育現狀時,發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內地援建的職教學校教師水平高,專業就業前景好,可部分學生仍是難以就業。經了解,原因在于這部分學生講不好也聽不懂普通話,沒有辦法理解老師講的內容,直接影響了專業學習。

作為“學前學會普通話”形象大使,我深感榮幸,同時覺得這是一份責任,需要踏踏實實地做下去。2018年5月底,我在四川涼山州主持了行動試點啟動儀式,后來也做了很多推廣活動。這個行動不像產業扶貧、金融扶貧,短期內會產生收入上的明顯變化,它是一個長期的緩慢的過程,但卻能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及貧困代際傳遞問題,鞏固脫貧成果。

《中國扶貧》:推普脫貧開展到現在,您認為最大的難點是什么?

海霞:現在各地的硬件配套都解決得不錯,更難的是軟件的建設,如師資力量的擴大、師資水平的提高。貧困地區往往工作環境、生活條件等較差,師資缺口比較大、師資水平不高。那么現有的方式如何來滿足該項行動?

在師資力量建設上,目前教師們大多是事業編,這種體制機制是否適應目前貧困地區的需求?是否可以探索改善教師引進、培養機制?把能進能出的機制建起來,給予他們更多獎勵、學習進修或晉升的機會,通過更大的激勵和體制上的改善,使大量人才有到貧困地區去的積極性,有留下來的主動性,更有長期呆下來的責任心。

提升師資水平,既有理論水平的提高,也有實踐操作水平的提升。初期可以引進先進地區的教育機構幫忙傳授先進的教學方式,培訓教具的使用,而在全方位關注和“扶”他們的同時,還需要不斷用各種力量來“推”——要求、督促、考核,注重培養當地師資力量自身的“造血”功能。如對普通話的等級要求,貧困地區達到一乙水平不太現實,但可以要求達到二乙水平,運用普通話進行教學。

《中國扶貧》:在推普脫貧過程中,您認為需要注意什么?有哪些建議?

海霞:各地政府對教育扶貧很重視,貧困地區很漂亮的建筑,通常都是學校或者幼兒園,我們為有這樣的保障備受鼓舞。但教育是個長期的過程,需要各方有耐心、有定力,在打贏脫貧攻堅戰后,也能長期持續地關注、重視和努力。

2018年,我為彝族教師們錄制了一套彝族傳統教育經典音頻教具《瑪牧特依》,這個過程讓我對彝族文化也有所了解,那些優秀的能起到傳承和引領作用的價值觀,其實和中華文化都是相通的,跟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一致的,千百年來中華民族這個大家庭是有向心力的。在開展推普脫貧工作時,可以有效吸收特色文化,把一些民族好故事融入到教輔教材中,讓孩子們有親切感、喜悅感。

語言本質上是一種載體,只有真正賦予語言教育內涵,才能搭好普通話推廣這座橋梁。隨著推普行動的深入,我們要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動態跟蹤調整教育內容,既不拔高標準,以內地水平來要求各邊遠地區,也不降低要求,出現一種教具用十年現象。這就需要有關方面的重視,能持續不斷地盡人力、物力、財力等支持和保障。

此外,扶貧須扶智、扶志。這些不能靠直接灌輸,而是需要創新形式多樣、豐富多彩的方式,讓孩子們喜聞樂見,然后逐步融入到心里、融入進血脈。去年,我們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匯集三大臺的優秀播音員主持人,為中小學語文課本錄制了標準普通話示范誦讀。我發起的“石榴籽計劃”還邀請一些大師級的語言老師為孩子們錄制經典古詩文和有意義的故事、童謠等音頻,送到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希望能為孩子們營造良好的普通話語言環境,用自己的力量不斷助力推普脫貧。

 

 


責任編輯朱峰
標簽訪談    
0

海霞:將推普脫貧進行到底

時間:2019-04-13 11:35:02

來源:中國扶貧網

作者:本刊記者 周艷

微信圖片_20190413110950.jpg

“在西部一些貧困地區,很多人只要會一些普通話,就可以走出大山,去學技術、找工作,實現全家脫貧。”在2019年全國兩會首場委員通道上,這一回答迅速點燃全場。原來,是海霞委員在交“提案作業”了。這幾年她的提案一直關注“推普脫貧”,背后有哪些故事?推普如何助力脫貧?有哪些困難?帶著這些疑問,本刊記者專訪了這位新聞出版界的同行——全國政協委員、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新聞主播海霞。

《中國扶貧》:近幾年您的委員提案都與推普脫貧有關,為什么會特別關注這個話題?

海霞:由于記者新聞采訪和委員調研的需要,我去了一些貧困地區,發現一部分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落后、語言溝通不暢,可是孩子們學習普通話的能力是很強的,因為受外界干擾少、環境比較純凈,我甚至震驚于他們的想象力和學習速度。這些孩子就像一塊璞玉,需要我們用更好的教育手段去雕琢。

在喀什調研的時候,一位維吾爾族老人由于聽不懂普通話,就由旁邊上三年級的小孫女替我們做翻譯,整場溝通就出現了雙方不相望、齊齊看向小姑娘的場景。小姑娘非常高興,這種“小手拉大手”不是第一次了,平時在家里也會傳遞很多學到的知識,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推普事情很小,作用卻是全方位的,尤其是在阻斷貧困代際傳遞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邊疆地區、民族地區等一些貧困地區,學會普通話是開展教育扶貧的重要前提。學前沒有掌握好普通話,上小學后在使用國家通用教材時便會覺得吃力,一旦產生厭學情緒,無論國家有什么好政策,無論地方政府和家庭怎么去推動,都會事倍功半。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要開展貧困地區控輟保學專項行動,從側面反映了貧困地區的輟學率還是比較受關注的,這就需要我們在推普脫貧上繼續努力。

《中國扶貧》:2018年,國務院扶貧辦、教育部等啟動實施了“學前學會普通話”行動,作為“學前學會普通話”形象大使,您如何看待該行動?

海霞:“學前學會普通話”的提法很有深意,既不是學好普通話,也不是學懂普通話,而是把目標定在“學會”上。從這個角度講,這項行動是非常務實的。務實還體現在“學前”的學習階段,學齡前是人一生中語言學習的“黃金期”,能極大幫助兒童形成普通話思維習慣及良好語感,將為孩子入學后掌握書面語言打下堅實基礎。

學前學會了普通話,就能共享到我國甚至全球范圍內中文所具有的巨大社會資源,這是某一個民族語言和方言所不具備的。打開學習普通話的大門,有助于開闊孩子們的視野,讓他們更好地融入社會。更長遠來看,對孩子們未來的就業也是相當有幫助的。我們在調研邊疆貧困地區職業教育現狀時,發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內地援建的職教學校教師水平高,專業就業前景好,可部分學生仍是難以就業。經了解,原因在于這部分學生講不好也聽不懂普通話,沒有辦法理解老師講的內容,直接影響了專業學習。

作為“學前學會普通話”形象大使,我深感榮幸,同時覺得這是一份責任,需要踏踏實實地做下去。2018年5月底,我在四川涼山州主持了行動試點啟動儀式,后來也做了很多推廣活動。這個行動不像產業扶貧、金融扶貧,短期內會產生收入上的明顯變化,它是一個長期的緩慢的過程,但卻能從根本上解決貧困及貧困代際傳遞問題,鞏固脫貧成果。

《中國扶貧》:推普脫貧開展到現在,您認為最大的難點是什么?

海霞:現在各地的硬件配套都解決得不錯,更難的是軟件的建設,如師資力量的擴大、師資水平的提高。貧困地區往往工作環境、生活條件等較差,師資缺口比較大、師資水平不高。那么現有的方式如何來滿足該項行動?

在師資力量建設上,目前教師們大多是事業編,這種體制機制是否適應目前貧困地區的需求?是否可以探索改善教師引進、培養機制?把能進能出的機制建起來,給予他們更多獎勵、學習進修或晉升的機會,通過更大的激勵和體制上的改善,使大量人才有到貧困地區去的積極性,有留下來的主動性,更有長期呆下來的責任心。

提升師資水平,既有理論水平的提高,也有實踐操作水平的提升。初期可以引進先進地區的教育機構幫忙傳授先進的教學方式,培訓教具的使用,而在全方位關注和“扶”他們的同時,還需要不斷用各種力量來“推”——要求、督促、考核,注重培養當地師資力量自身的“造血”功能。如對普通話的等級要求,貧困地區達到一乙水平不太現實,但可以要求達到二乙水平,運用普通話進行教學。

《中國扶貧》:在推普脫貧過程中,您認為需要注意什么?有哪些建議?

海霞:各地政府對教育扶貧很重視,貧困地區很漂亮的建筑,通常都是學校或者幼兒園,我們為有這樣的保障備受鼓舞。但教育是個長期的過程,需要各方有耐心、有定力,在打贏脫貧攻堅戰后,也能長期持續地關注、重視和努力。

2018年,我為彝族教師們錄制了一套彝族傳統教育經典音頻教具《瑪牧特依》,這個過程讓我對彝族文化也有所了解,那些優秀的能起到傳承和引領作用的價值觀,其實和中華文化都是相通的,跟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一致的,千百年來中華民族這個大家庭是有向心力的。在開展推普脫貧工作時,可以有效吸收特色文化,把一些民族好故事融入到教輔教材中,讓孩子們有親切感、喜悅感。

語言本質上是一種載體,只有真正賦予語言教育內涵,才能搭好普通話推廣這座橋梁。隨著推普行動的深入,我們要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動態跟蹤調整教育內容,既不拔高標準,以內地水平來要求各邊遠地區,也不降低要求,出現一種教具用十年現象。這就需要有關方面的重視,能持續不斷地盡人力、物力、財力等支持和保障。

此外,扶貧須扶智、扶志。這些不能靠直接灌輸,而是需要創新形式多樣、豐富多彩的方式,讓孩子們喜聞樂見,然后逐步融入到心里、融入進血脈。去年,我們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匯集三大臺的優秀播音員主持人,為中小學語文課本錄制了標準普通話示范誦讀。我發起的“石榴籽計劃”還邀請一些大師級的語言老師為孩子們錄制經典古詩文和有意義的故事、童謠等音頻,送到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希望能為孩子們營造良好的普通話語言環境,用自己的力量不斷助力推普脫貧。

 

 


責任編輯:朱峰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
專題專欄
關于我們|網站介紹|管理團隊|歡迎投稿|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主管: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中國扶貧》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太陽宮北街1號共濟大廈12層 郵編:100028 熱線電話:(010)84158626
凡注明來源為“中國扶貧網:XXX(署名)”除與中國扶貧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使用,違者必究。如需使用,請與我們聯系。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扶貧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京ICP備18061949號—1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
主管: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中國扶貧》雜志社 中國扶貧網
捕鱼大师安卓版下载 欢乐斗地主不能邀请吗 恒发彩票安卓版下载 北京pk10赛车开结果 重庆时时彩稳赚技巧 幸运飞艇软件平刷 赛车微信群 宝马五系娱乐套餐 北京时时02468漏洞 大小单双连续16期不中 北京pk10走势图讲解